你追逐的安全感真的安全吗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1-20

你追逐的安全感真的安全吗?

  短短一句,却是特别有画面感,让人信服。是啊,谁人没有所谓安全感的体验呢?既然都说到这份上了,看来再逼问也无济于事,因为也许连你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就爱上这个丑疙瘩了。

  但有一点我们明白了,那就是安全感能够以一种令人目瞪口呆的方式把两个看起来完全不搭调的人配对起来,粘合剂是:我在与TA的关系中感到安全。

  但是,”感到安全“是真的安全吗?你追逐的安全感真的安全吗?

  前不久的奥斯卡金像奖让《房间Room》这部电影备受瞩目,提名最佳影片,并让女主角布丽·拉尔森拿了影后。我当然是在向大家推荐这部电影,但本文之所以谈到这部电影,是因为有个部分特别令我印象深刻。

  电影讲述了一个女孩遭邻居所骗,被囚禁在一个上了电子密码锁的小房间里当了7年性奴,并在被囚禁的第二年怀孕,生下了一个男孩……

  男孩在那个狭窄的房间里生长了5年,他认为”房间“就是整个世界,他熟悉”房间“的角角落落,5岁生日那天清晨起床,他跟家具和摆设们道早安:“早上好,毯子;早上好,衣柜;早上好,电视;早上好,水槽;早上好,马桶……”

  男孩很崇拜那个老尼克,认为老尼克可以用魔法变出任何男孩和母亲需要的东西。哦,对了,这个老尼克就是囚禁了他母亲7年的那个混蛋。也是他的父亲。

  男孩5岁生日刚过没多久,母亲就开始告诉男孩,在这个”房间“之外,有一个更大的世界,电视里边播映的东西都是真实存在的。男孩一开始完全无法相信,说母亲是骗子。

  而母亲之所以现在才告知真相,是因为她想将男孩伪装成流感发热死亡,再利用老尼克的内疚让男孩得以离开“房间”,去外界寻求帮助。

  男孩听说自己要离开“房间”,太害怕了,哭着恳求母亲,说我还太小了,等我6岁再做。

  母亲的计划成功了。获救的隔天,躺在医院敞亮病房里的男孩瑟瑟发抖,询问母亲什么时候才能回到“房间”……

  这就是我们某些人口中温暖的安全感。

  “房间”是囚禁之所,男孩和母亲身处其中,生杀予夺完全听凭老尼克的心情,哪里有一点安全可言?但对成长于此的男孩来说,天底下最有安全感的地方不是别处,正是这个满是屈辱的不足10平米的“房间”。

  我们某些人所谓的安全感不比男孩的安全感高级多少。

  某些人所说的“安全感”可能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在临床实践中,一些卷入虐待和控制关系的一些人,在结束受虐关系时往往困难重重,ta们往往语出惊人:“我知道他打了我,但是我仍爱着他”,“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我希望他能回到我身边,我想念他”,又或者是“很没道理的是,他有了新女友,他也在虐待她,但我竟然有点嫉妒他的新女友”。

  也许你们也目睹不少这样的事情:某个朋友刚从一个受虐关系里爬出来,转头又跳入了另一段受虐关系,或者干脆就是在一个受虐关系里死磕。

  如果你有个警察朋友,你也许对下边的事例不陌生:老婆半夜报警说老公暴打她,有经验的民警通常就是警告加安抚,不会真正立案;但碰到新手民警,看着乌青一片、不停哭叫的女人,往往就义愤填膺,就要惩治施暴的男人,但真要刑事拘留了,这个刚赌咒要她男人死的女人,却调转枪头,开始骂民警抓她男人,说她男人没家暴他,甚至还去打民警……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看似没道理的事情?人类不是趋利避害的生物吗?

  如果你是一个婴儿或是幼儿,你是没办法离开父母独立生存的。如果你运气不太好,碰上一对施虐的父母,他们可能会在身体或者精神上虐待你,你稍一反抗,他们可能打骂得更凶,或扬言要抛弃你。

  如果你被抛弃,那是要死掉的,这个不一定是事实,但孩子通常会认为自己要是被父母抛弃就会死掉,幻想有时候就是现实。

  相比起被父母抛弃而死掉,你会马上承认,跟父母发展出一套施虐受虐的关系确实是极有安全感的事情——至少衣食不缺,生死无忧,病痛虽然有时被嫌弃,但还是给治的。事实上蛮多父母也常标榜自己这一点:看,我对孩子还是尽心尽力的。

  这也算是求生的本能,只有帮父母多承担一点,多照顾一下他们的情绪,帮他们宣泄宣泄戾气,才能证明自己是有用的。很快你就知道如何以一个受虐者的角色去控制这段关系,保有这段关系,就能生存,这是最大的安全感。

  这种成长经历和“生存哲学”会进入潜意识,伴随你终生。

  别人的安全感是天赋人权,是午后被母亲环抱着温柔的呢喃,或者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安全感,因为不缺嘛,压根儿字典里就没这个词。

  而你的安全感是施虐受虐的关系——你曾拼命学会如何控制这段关系,借此活了下来。

  在人质绑架案件中,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屡见不鲜,连警方的谈判专家都习以为常。甚至来说,在人质案件中,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是被鼓励的,因为这大大的增加了人质的生还机会,他们确实通过这个综合征与绑匪建立了关系。而麻烦的是,当警方解救行动展开时,这些人质会变得非常不合作,拒绝警方的营救。

  必须承认的是,即使这是施虐受虐的关系,在年幼时或在人生的某个特定阶段,确实曾真真切切地保护过我们。只是时过境迁,我们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弱小的存在了,我们能给予自己足够的安全,可以不用再寻求建立过去的关系模式来获得安全了。

  飞蛾扑火不是最愚蠢的,我们人类为了安全感每天都有人往火坑里边跳。

  我们的安全感可能不安全,你觉得讽刺吗?

哪种药可以治好脖子疼痛
骨关节炎的物理疗法
无锡十佳癫痫病医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