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洪道第三十五章醒来营养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1-13

秦洪道 第三十五章醒来

“我是谁?”

姜晨跪地,抚头长啸!

四周寂静到姜晨的话回荡许久,黑暗深邃地空间里荡起点点涟漪,他脑袋再次炸裂般疼痛,北海发生的事情,实验室发生的事情他再次忘记,这一刻脑袋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有。

“我?”

喃喃自语,思维缓慢,行动迟缓。

“呼唔”气息打在白色墙壁上,墙壁上滴落一珠水珠,水珠坠落掉在姜晨的脸上,黏糊糊的还有点腥气。

食指点向脸庞,沾起水珠放进口中,那滋味甘甜却十分腥气,只舔了一口姜晨就抽搐了起来,四野黑暗的空间亮堂了起来,自己处于一个密封性容器中,容器透明且全方位旋转,容器外面各色光芒交相辉映,围着容器打转。

“这是棺材?”

姜晨看容器外形极似棺材,且透明无色,手指碰上去便掉落一珠水珠,水珠颜色妖艳血红,自己刚刚舔的就是这个,一滴血,难怪如此腥喉!

“呀呵!”

双手付力,强撑棺顶,血水顺着姜晨手臂滑落,渗透进他的毛孔,起初感觉犹如针扎,细小入微,刘义鑫半刻钟后血水已经滩的现在百度已经可以分辨出欺骗性链接和真实性链接他后背湿透,双手麻木不堪,软软地摊在棺底。

棺顶丝毫没有变动,而身下的血水越发鼓动,麻木感消失不见,转瞬变成肉体的撕裂感,皮肤开始脱落,毛发开始松动,就像拿刀一刀刀割掉身体上的肉!

棺顶纯白无色,棺底嫣红血异,四周景象黑到散发幽光,这一秒嘈杂声转染天地,剧烈摇晃的空间,撕碎的黑色幽光,破碎再次重生,破碎再次重生,周而复始。

“好像有人在打斗?”撑着身体的破碎,姜晨思绪还在旋动,耳朵确实听到打斗的声音!

“这...”

姜晨想要抬起手臂,扶座棺身,却发现他的手掌已经化作一滩血水,融入棺底,不仅如此,血水已经蔓延到胸膛。

“看来今天要死在这里了!”

一刻钟后,姜晨整个身体化作一滩血水,融合在冰棺内意味着尽管现金流有所改善的血水中,渗入棺底,片刻后消失不见!

“嗖”一道飓风飚起,黑暗空间亮起一道七彩虹光,之后各色光辉点亮整个空间,蔓延朔方里。

“止步!”

一个千丈巨掌拦住面前百人,巨掌上星辰转动,毛发冯生,巨响雷动,空间内一条条黑色闪电如游蛇般缠在众人面前。

本以为会死掉的姜晨却奇异的发现,自己虽然没有身体,却能感受到四周发生的一切,他的思维触摸一颗恒星,感受它的炙热,感受它蓬勃的能量,他这时候置身宇宙,宛若星辰,思想飘散在棺底,棺底自成宇宙!

而雷霆般的声响晃动了冰棺,也晃动了姜晨,眼前恐怖的场景他至生难忘!

一个蔓延万丈的巨怪,一群奇异离露的生物,一个雷蛇游动的空间,破碎重演的漩涡,多么不真实的情景!

万丈怪物高耸穿天,不应该说穿天,这里没有天,他的头顶是虚无黝黑的气,怪物身体上旋转迈动着各色星辰,星辰外却包裹了长长的毛发,没有眼睛没有面孔,却真实发出了声音!

“止步!”

再次呵向众人,不应该说是人,其中有诸多姜晨不认得的生物,只有一抹蓝光让他瞬间失神!

“狮祖!”

那抹蓝光便是冰龙狮,冰甲铠武,双翼威麟,爪破蛮苍,在众物中又不是十分明显,这里全是天地中的大人物,每一个都可撕天裂地。

“那是!!”

更加让姜晨觉得不可思议的是眼前的女人,女人有着七彩的尾巴,背后生长一对翅翼,让他想到了血海中莲花上的小女孩!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眼前众人动作索立,各色光辉闪耀在空间中,姜晨的思维跟不上他们战斗的步伐,连痕迹都捕捉不住,只能观看到各色光芒,以及星辰光辉耀动,却感如身受般体味到虚无中那至高的力量!

“难道是法则?”

全身皆法,全身皆秩序这便是八阶众神的能力,每一丝毛孔都是一种秩序,虚无空间生机胜过死气。

姜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当他再次有思维的时候,浑身疲惫难堪,口中干燥,喉咙腥甜,脑袋嗡嗡作响。

尝试着去动弹一下,骨头却跟不上思绪,胸腔处还隐隐作痛,一次次尝试,一次次无果。

就这样,他清醒之后过了三天,姜晨才睁开眼睛,才见到光芒。

眼眸撩动,环顾四周,他是躺在一张床上,屋外透进一丝阳光,这个场景如是否双卡双待。此熟悉!

拖着疲惫体态,到窗前桌上饮了一杯水,缓了一口气,才慢慢站了起来。

“咯吱”

轻声推开门,屋外阳光打在脸上,刺眼光芒让姜晨闭上了双眼,手扶门槛站了三分钟,鼻子里传来阵阵焦土气息。

“当”

小仙儿手中药篮跌落,呆呆望着姜晨,三秒后扑了上来,一把抱住他的腰,头埋进他的怀中。

小仙儿的扑进让姜晨后背撞上了门,后背配着前胸同时痛了起来,表情十分痛苦,可探头看到怀中的小仙儿,便不做声了,小仙儿一个劲的在他怀中哭着。

“仙儿...”

他的话无力且虚弱,整个人站立都微微打颤,小仙儿似是明白过来,松开抱着他的手,改着搀扶他。

眼前地面上到处坑坑洼洼,碎木随处可见,不过空气中还可以闻见隐约的花香。

“这里是?”

“这是紫菱谷...”小仙儿眼眸里流露出无奈,这里是紫菱谷,那个曾经美若仙境的紫菱谷,小仙儿说着说着语气就慢了下来,心里全是失落感,姜晨第一次在这里清醒时满地紫菱,如今再次醒来还是在这里,不过遍地残垣,满地苍急。

“哥哥你都昏迷三个月了,仙儿为你弄些吃的...”

姜晨刚要说些什么,小仙儿就风尘扑扑的跑掉了,留下他一个人坐在远处的石凳上。

目光锁定十五米处的深坑,那个坑外已经长满杂草,让他想到了与殷庄战斗的那天,他凭借身体的强劲力道接下银鲨一击,却被击入地面,爆发的力量造就一个深深的大洞。

石家庄治疗人流
哈尔滨哪家男科好
广州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